洞林湖旅游景区
洞林湖旅游景区
2

2

PREV
NEXT
您现在的位置:
首页
/
正文

历史人文

  • 分类:遇见洞林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12-29 00:00:00
  • 访问量:0
概要:
概要:
详情

  洞林湖旅游区拥有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,区域内人文景观、自然景观近百处。

  其中始建于东汉末年的洞林寺,依山傍水,风景秀丽,距今已有1800多年的历史。洞林寺内文物众多,以白玉佛、无缘禅公塔闻名遐迩。明代时期,洞林寺曾为皇家寺院,佛教文化源远流长,名气堪比少林寺。据史料记载,明太祖朱元璋曾在此修行,历史影响深远,更有不少诗人留下诗篇赞颂。

  【第一篇】

  过洞林

  ——赵弘

  话醒浮生梦,能陶初上方。

  海诗号古柏,鸦嗓送斜阳。

  不见樊戾冢,尤寻郑寤堂。

  归来蓬牖下,陡觉傲羲皇。

  赵弘,宇鸣重,明荥阳城南里人,少孤贫,有大志,力学厉行,士多宗之。魁嘉靖乙酉(1525)乡试,登乙未(1535)进士。出令山西曲沃县。此地俗好争胜,有水利数年不决者,赵弘悉平之。婚礼论财,有女子大而未笈者嫁之。断枯骨而毁佛寺,审盐丁而得民心。擢陕西道监察御史兼督理通会河,挖运怀来,裁抑豪强,坚却常例。功奏,赐金三十两,锦衣一袭。后以疾在告而卒。(见明嘉靖《荥阳县志》)。1525年中举,乡人为其立“亚魁坊”,1535年进士及第,乡人为其立“进士坊”,后又为其立“柱史坊”,死后人“乡贤祠”。

  另,明嘉靖《荥阳县志》称其字为鸣重,乾隆《荥阳县志》称其字为南麓,疑为其故里南里之误。而2006年郑州重排印的乾隆《荥阳县志》,又误为同麓,则误之又误。

  浮生,指漂浮不定的人生。《庄子.刻意》日院人生“其生若浮,其死若休。”

  老庄以人生在世,虚浮无定,后来人们相沿称人生为浮生。唐李白文曰:“而浮生若梦,其欢几何?古人秉烛夜游,良有有以也也。

  酕醄,大醉的样子。唐姚合诗《闲居遗怀》之六院“遇酒酕醄醉,逢花烂漫看。

  海诗,可能是一种鸟的别称。

  樊蒺冢,亦称将军冢。明嘉靖《荥阳县志》称“将军家在县东三十里迤南,即樊哙冢。”今荥阳贾峪镇马沟村有一土冢,俗称樊哙冢。

  郑寤堂,京襄城村旧称郑氏故地,有纪念郑庄公祠堂,也指郑庄公掘地见母处。洞林寺东北不远处,即荥阳东南有京襄城村,即春秋时“郑桓公寄孥于京”之地。其子郑武公开拓建立郑国,为春秋初中原强国。郑武公娶申蒺之女武姜氏,生郑庄公,由于生时难产,故取名寤生。后又生段。寤生继位为庄公。武姜氏偏爱段,当年欲废长立幼未成。武姜为叔段请封于制,即虎牢关,郑庄公未许,又请封于京,郑庄公封段于京城,号京城大叔。叔段屡屡不恭,且有反相,郑庄公出兵伐之。叔段逃往卫国。郑庄公又把其母武姜置于城颖,誓日“不及黄泉,毋相见也。”颖考叔有献于庄公,庄公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他,并表示出后悔之意。颖考叔给他出了个主意说:“若掘地及泉,隧而相见,谁曰不然。

  庄公照办,挖了个隧道,见到了水。母子相见,其情如初。这个有名的历史故事,戴《左传》第一篇《郑伯克段于部》。今京襄城南有“阴司涧””, 即相传母子相见地。有水出,即京水。《诗经》 中有《叔于田》《大叔于田》 篇,即述大叔段在京城时诗歌。赵弘有《京城怀古》诗日:“揽辔西风赋黍离,寤生遗迹使人悲。求泉隧心何忍,请制封京虑已危。辇路野棠空烂,雉城宿草自垂垂。凭谁唤起伯公信,万古纲常一护持。”又有《过阴司涧》诗曰:“泉锡类世称良,还有遗踪在此方。数仞陡崖常碍日,一关顽雾不从阳。野人尤道庄公事,乡祀何失考叔堂。立马彷徨空感激,忍看梅柳媚东皇。”

  这是一首赵弘游洞林寺的诗。从《京城怀古》一诗可知,他是骑马来的,所以大概是进士及第后来的。我国古代文人来的佛寺,许多是从老庄思想的角度理解寺院,生发感慨的。赵弘来的洞林寺,感慨的是庄子“浮生若梦”的体验。再加上喝了点酒,微醉中来的寺院,这种感觉更浓。古柏丛中,海诗鸟嘶鸣,斜阳下,一群乌鸦呱呱乱叶,是一种很寂寞的体味。他转了一圈,没有找到人们传说的樊候军,就郑悟堂”。文人总去找与郑庄公有关的 寻找一些历史是爱到有历史文化的地方,的遗迹。回到柴门草屋的家中,陡然觉得,还是人间的农耕生活值得骄傲。羲皇,指我国古代称颂的伏羲时代自然的、自由的农耕小康生活。

  这是目前见到的写洞林寺的第一首诗。其价值就是保存了一些历史信息。

  【第二篇】

  洞林晚钟

  ——赵弘

  古柏烟浮怪壁丛,宋家香火梵王宫。

  不知艳魂归何处,惟有钟声递晚风。

  赵弘写有《荥阳八景》诗,其“八景”有“济桥烟柳、鸿沟晚照、古槐夜雨、南坛秋月、暖泉漱玉、索水澄波、洞林晚钟、万山叠翠”。这是目前见到的最早的“荥阳八景”。到了清代,又增加两条“仙宇灵源、亭皋揽胜

  赵弘写有《荥阳八景.总咏》二首,特录于此。其一:“垂虹长锁柳烟轻,斜阳寒光照涧明。桂魂香生雩境静,槐安雨暗梦魂醒。琮琤玉碎温泉沸,潋滟光澄索水清。野寺数声钟断绪,好山一带翠纵横。自将景胜供吟料,谁负人豪冠世名。满眼风光皆是乐,休夸石氏有堆琼。”其二:“依稀烟柳济桥偎,晚照鸿沟锁绿苔。夜雨愁生罗蚁梦,秋宵月上舞雩台。垒垒漱玉温泉沸,泛泛澄光索水廻。隔水洞林疏钟晓,万山丛里翠成堆。

  目前见到的明代《荥阳县志》是一个残本,成书于嘉靖三十八年(1559)。 从赵弘写的“荥阳八景”诗还有“总咏”来看,他或者在晚年参与县志的编修,或者是对“荥阳入景”的构成有贡献。明代各地成行修志书,而且流行搞“八景”“十景”。他毕竟是嘉靖时期荥阳的一位文化名人。

  对“洞林晚钟”的诗意欣赏,可能会早些,因为起码金元时期洞林寺更有名,但目前见到写“洞林晚钟”的诗,这是第一首。诗与得没有禅味,只是环境描写和一种寂寥的感受。他描写道,洞林寺处在古柏丛中,烟云浮动,周围黄土沟怪壁林立,“宋家香火”暗指洞林寺是明代藩王周王的“家佛堂”,“梵王宫”指寺院,意思是在这“梵王宫”里有帝王家的香火。尽管帝王家在这里烧香拜佛,以祈祷埋在周围陵墓中的尸骨安魂,但谁也不知道那些“艳魂”去哪里了,在这里唯一的感受就是晚风中传递着洞林寺的悠扬钟声。

  【第三篇】

  游洞林寺

  ——朱同钹

  宝刹经年久,乾坤第一奇。

  法楼晴掩映,飞阁影参差。

  松柚凌霄汉,山川紧护持。

  古今多少客,乘兴赋新诗。

  此诗刻于洞林寺《洞林寺历代序》碑阴,署名为沈丘王雪庵,时为嘉靖二十七年(1548)。这是目前所见到的明代藩王写洞林寺唯一的一首。

  作者为朱同钹,为第一代沈丘王。据20世纪60年代初出土的《沈丘荥戾王夫人宋氏墓志铭》可知,薨于明正德壬申(1512),谥号荣戾,享年61,应生于1451年,其子世袭。明代许多藩王信佛,雪庵应是他的法号。比如少林寺山门外的石坊,为明代徽王所建,徽王信道教,他在石坊上书法的落款就是“首阳道人”。沈丘王是周懿王的后裔,周懿王和周靖王都是周简王的庶出子。他去世后也葬在居洞林寺不远的地方,乾隆《荥阳县志》称其墓“坐落于路家岗”,其宋夫人墓在荥阳贾峪镇武庄村南。

  作为一个皇族成员,来到自己的“家佛堂”,自然会有几分自豪和优越感,“宝刹经年久,乾坤第一奇”就是这种优越感作者对洞林寺敬重有加,他眼前的外溢。

  他眼前的洞林寺是如此的壮观:佛殿法堂在晴空的掩映下,昂出天外,巍峨雄壮;楼殿飞阁参差错落,勾心斗角。松柚苍翠,凌空蔽日,周围的山川如一排排护法神将,紧紧地护持着宝刹。古今来到这里的文人骚客礼佛参禅,乘兴赋诗,雅趣天然。对洞林寺的赞美,也是对朱氏家族的祝福。

  明代藩王在地方有权有势,生活优裕,但他们对于未来命运未知的恐惧,在心灵深处有挥之不去的阴影,所以,神灵的“护持”是他们普遍的心理需求。山川护持佛寺,他们更需要的是老佛爷护持他们的优裕和平安。

  【第四篇】

  洞林晚钟

  ——孟登云

  悠扬树色补流云,碧洞偏惊物候新。

  僧共半床明月悟,鹤随三径草花春。

  林端廓尔朝浮彩,洞里铿然晚出尘。

  岂自击来刚有韵,气机先已握天真。

  孟登云,直隶真定府(今河北保定)赵州人,官贡监,顺治十年(1653)任荥阳县知县,他颇能为诗,另有《纪公祠》一诗,称赞刘邦的大将纪信代刘邦赴死的壮举,“三军皆被困,一死复何辞”。

  据雍正七年《重修洞林寺大佛殿》碑记载,明末洞林寺在战乱中少衰,清初重修,从孟登云的诗中可以看出,此时已是洞林寺重修之后。

  在物候初新的春风中,作者来到洞林寺,满眼的葱绿与天空飘荡的白云互相映衬,他分明感受到盎然的生机,这是一种贴近自然的快感。月照半床,寺僧望着明月坐禅悟道,仙鹤在曲径通幽的花草丛中悠闲,万籁俱静。清晨,晴空万里,朝霞浮彩。傍晚,洪亮的钟声从洞中铿然而出,向林端无际的天空远远散去,给人以出尘越世的感觉。诗人分明感到,这不仅是一般打击的钟声才有的韵味,而且是不可逆转的春气来临的佳音。只有把握住了自然运行的“天真”,真切地亲身体验,才能握得禅机。诗人分明是在参禅。

  【第五篇】

  宿洞林寺

  ——张奇勋

  逍遥散步入山深,两袖云烟归洞林。

  飞阁风来清磬响,疎棂月逗老梅荫。

  神闲自可忘名利,地僻无庸分古今。

  借问真如何处是?孤灯照破祖禅心。

  张奇勋,字松公,荥阳人。少年丧父,事母甚孝。顺治戊子(1648)选拔,任福建松溪县令。在松溪以廉明著称,当地有一个叫叶福大盗占山为王,张奇勋单骑叩垒,晓以大义,使叶福的率万余众就抚。因为政绩卓著,被皇上赏赐袍帽,升至苏州知府,三年后又升至太原府同知,并受委托管理潞安道府事,当地有数万驻军,有欺压老百姓的,他都敢于严管。他在那里兴利除弊,都符合当地实情。有一年灾荒,他带领大同、太原赈济,救活了很多人。后升至湖广衡州府知府,在那里创立书院、修城池、革除地方恶帮、鼓励群众开荒为田。由于积劳成疾,死于任上,衡州市民罢市三日以祭之。著有《敦素堂文集》《读史偶及》。

  作者在洞林寺住了一夜,感受颇深,他逍遥自在地步入山林,两袖云烟。静静地坐在禅房里,一阵轻风带回凌空的高阁之上传出的清磬声,悦耳静心日月光将古梅的花影照在窗棂上,分外增添了几分禅意。

  作者凝神慧思,在这样神闲的地方,不仅一切功名利禄自可淡,而且在偏僻的古寺,连时间也凝固了,无需再分古今。此时只有自己真心的存在,其余一切都是空的。此时此刻,如果再问:“佛法的大意在哪里呢?”作者说,就在这里,这里的一盏孤灯,正照亮了禅宗祖师们的千古佛心呢!“真如”即佛法的真谛。“孤灯”,旧志为“狐灯”,应为“孤灯”之误。从诗中可以看出,作者不仅诗学精到, 而且于禅学颇熟,这是写洞林寺最好的一首禅诗。

  【第六篇】

  游洞林

  ——张正志

  依山面水宝林藏,攀蹬扪萝到上方。

  冷冷泉流清磐韵,盈盈池吐白斋莲。

  光禅西寂余芳草,南麓碑残卧短墙。

  每忆昔人游览处,留连踯躅晓钟旁。

  张正志,字克式,荥阳人,顺治辛卯(1651)科举人,任商丘县教谕。

  作者描述了他游览洞林寺的历程,洞林寺依山面水,是一-处宝藏之地。他拉着萝藤步步攀登,来到上方宝地,但见冷冷泉水流淌着清韵,殿前的池水中盛开白莲花。这是一个夏初的季节,禅房周围的青草郁郁葱葱,靠南边的矮墙处有几段残碑。作者分明感到,这清溪、白莲、芳草、残碑,都是过去人们盛游的嘉景啊!诗人笔下洞林寺的一草一木、一碑一后,都如一曲清韵。他在悠扬的钟声里留恋忘返。

  “闲爱孤云静爱僧”,诗人留恋的主要是一种心境。

  【第七篇】

  游洞林寺

  ——张正志

  偶来萧寺里,层迥一径幽。

  山空云半掩,树密雨轻浮。

  箕踞坐岩石,盘旋枕曲流。

  嗒然人世上,只此是沧洲。

  作者偶然在闲暇之时到佛寺里来,只有一条幽静的小路通往深处。山外的天空有几处浮云投下的影子半掩禅门,颇有几分“云封山门”的禅意:密密的树林好像隔着一层细雨,很是凉爽。半躺在寺前的一块大石头上,耳旁流水潺潺,分外惬意。嗒然:失意、懊丧的意思,此时表示出他已感到人世的倦意,忽然觉得,只有这里才是他的世外桃源。

  张正志的两首诗,都体现出他崇尚完全是自然的美感。他在这里寻求的就是静静的幽径、流云、细雨、山岩。禅境、仙境、隐士般的闲适,在他的眼前都化为一体。

  在许多官员文人眼中,静境、禅境、世外桃源、悠闲等之类的境界,区别不是很大,他们的所谓参禅,其实就是在世事忙碌之余,找到一块心灵的栖息地,回味一下人生的有意或无意。

  萧寺,即指佛寺。沧洲,古人多指隐士所居之处。

  【第八篇】

  游洞林寺

  ——张诏

  半壑樵风里,僧房开梵云。

  碧深苔结簟,壁绣石成文。

  泼墨晴烟霭,挥毫返日曛。

  兴来何所依,湮滴漆纷纷。

  张诏,字纶之,荥阳人,顺治科举人。作者在洞林寺找到了难得的兴致,推开僧房,云掩山门,半壑山风吹开衣襟。漫步寺院,一层深色的青苔铺在地上,犹如深绿的席子,石壁上苔藓犹如蝌蚪文字一样雅致。晴空的烟霭、落日的余晖,犹如文人挥毫泼墨,天然成趣,如人们说的“青山不墨千秋画,流水无弦万古琴”。兴致所来,在哪里能停下来呢?到处都是云烟滴翠、瀑泉流淌,令人目不暇接啊。

  心境和自然之境是如此的契合,自然已非自然, 游客已非游客,这也许就是灵隐清耸禅师说的“见色便见心”吧。

  【第九篇】

  洞林晚钟

  ——顾天挺

  云封洞口掩禅靡,日暮钟声出翠微。

  澹月初临山愈寂,轻风已度韵犹飞。

  征夫勒马空搔首,旅客思家欲拂衣。

  多少劳劳名利子,几人深省立余晖?

  顾天挺,浙江嘉兴平湖人,康熙庚戌(1670)进士,康熙十五年(1676)六月任荥阳知县。他在荥阳多有著述。康熙十七年写有《荥阳县旧志叙》,表示一定要像对待自己的家一样,善待荥阳的疆域、山川、土田贡赋等人民物产,像手足耳目一样看待。他还重建了荥阳的济桥和魁星楼。登广武山他还写有《古战场赋》,批判那些为争夺江山而厮杀所谓英雄,怀念上古时代尧舜禹禅让的权力传递方式。

  “山寺无门待云封”的仙境诗意,在洞林寺也可以得到同样的体验。作者来到洞林寺,晚霞夕照,流云在洞口飘荡,掩封禅门。初升的明月无私普照,山林分外寂静。春风习习,如韵在耳。洞林寺的钟声洪亮而悠扬,在翠微间传响。听到这钟声,征夫勒马搔首,旅客住步沉思。

  世上多少日夜奔忙的名利客,有几个人能在这夕阳的余晖中,听钟声而深省?洞林寺为什么能感动世人,读读这首诗会有省悟。

  正如三平和尚的诗句“满山明月是禅枝”(《祖堂集》卷五),白云、明月、空山、流水以及钟声、鸟声、风声等,在禅师们的眼中,都是禅境,在参禅的诗人笔下,就是一种诗境。洞林晚钟已非报时的钟声,而是法音的传送。

  【第十篇】

  夏日游洞林寺

  ——张子鉴

  避暑到林丘,闲消物外愁。

  忘机枝上鸟,得趣水中鸥。

  雨过三山翠,风生六月秋。

  朝来碧简饮,梵呗剧清幽。

  张子鉴,字格心,康熙丙寅(1686)拔贡,历任永宁、确山教谕,南阳教授。为人和慎持躬,端方率士,有古君子之风。

  在一个烈日炎炎的夏日,作者来到洞林寺,避暑于山间绿荫之中,一时消闲,把人世上劳碌名利之愁都抛到九霄云外了。他特别羡慕树上自由自在的鸟儿,毫无牵挂,无忧无虑。河里的水鸪,得天然之趣任意自由,人要像它们多好啊。一阵细雨,把周围的山峦洗的青翠,一阵风过,凉意顿生,这六月的暑天如秋天一样爽快。第二天早上,以碧绿的竹筒取水,忽然听到寺里传出唱经声,感到格外的清幽。作者在这里找到了天然的趣味、忘我的禅机。

  作者的这种心境,是古代中国文人玄、禅合一的闲适追求的反映。“忘机”是庄子的逍遥观,魏晋时期玄学的“自然之和是逍遥观的发展,佛家的禅学又在此基础上打开了一个新的境界。这位作者还难说是在参禅,他仍在人与蝴蝶、人与鸟的圈子里打转转儿。清晨的梵音只不过为他的清幽增添了音乐背景罢了。

  【第十一篇】

  洞林晚钟

  ——李煦

  洞口云深仄径通,洞中鲸吼海天空。

  韵兼水壑高低漆,响挟松涛断续风。

  入定枯僧观自在,浮生逆旅太怔忡。

  翠微渐暝下方静,飞上新蟾挂碧穹。

  李煦,字扶东,四川富顺人,康熙丁酉举人,乾隆四年(1739)任河南开封府清军盐捕水利同知,后任荥阳知县,乾隆十一年(1746) 主持修《荥阳县志》。他在荥阳还写有《重修学宫记》,记述了乾隆十年(1745) 他负责重修荥阳县学宫的经过。写有《聚远亭记》,记述在荥阳迎晖门外,索水之滨的土丘之上,有亭翼然,可北望广武,东望古京郑,西看能遥想虎牢,向西南则是群峰迤逦,为当时一绝佳去处。

  李煦主修的《荥阳县志》,将“荥阳八景”增加到“十景”,并对“荥阳十景”都有说明,其中对“洞林晚钟”的说明是:空山寂寥,古寺萧森。声在翠微,铿然四达。静夜闻之,令人深省。”颇有诗意。

  作为一个颇有学识和文采的父母官,作者对洞林寺的挚爱洋溢着诗情禅意。他顺着一条蜿蜒曲折、高低不平的小路走向洞口,从洞中传出的佛号如狮吼震世,响彻天空,威力无比、直入人心的醒世之音。

  再看寺的周围,高处低处的潺潺流水如琴弦的韵律。松涛传响,携带着时断时续的山风。寺里入定的僧人们进入了自心无碍无滞、自由自在的观照,在人世间奔忙的人啊,心里的压力都太重了吧。天色渐晚,青翠的山林都暗了下来,猛然抬头,一轮新月挂在了碧深得天空,诗人醒悟了。

  月亮,往往是诗人们描绘禅境的象征。“白云岩上月,太平松下影日深夜秋风生,都是一片境”(法演和尚《送仁禅者》),这是禅家面对明月的一种心境;少林寺碑刻中的禅语“月照无私,千江一影”又是一种升华。这位县令大人的目光从入定的僧人移向天空的明月,也在感慨自己的人生逆旅,有点意思。

  【第十二篇】

  洞林晚钟

  ——李威

  静夜摊书罢,钟声欲搅愁。

  山林沉众籁,欹枕杂宵筹。

  庄蝶谁能悟,槐驹世共游。

  猛然深省处,风月一窗幽。

  李威,乾隆年间荥阳县的一位名士,乾隆《荥阳县志》中有他写“荥阳十景”的诗。

  古代的一位乡间名士,在洞林寺这样幽静的地方读书, 自然是别有一番兴致。一个寂静的夜晚,明月当空,这位书生正在读书,一阵深邃而悠扬的钟声响起,打乱了他的愁绪,就像“鸟鸣山更幽”的诗境一样,钟声使山林更显得寂静。他头枕胳臂,斜倚书桌,寤寐之间,驱散闲愁,好像进入了庄周梦蝶的境界。

  “庄蝶”出自《庄子·齐物论》,《齐物论》篇结语处说,夜来庄子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,已不知自己是庄周,梦醒来时,便见直挺挺地躺着的是庄周。不知道是庄周自己变成了蝴蝶,还是蝴蝶梦见自己变成了庄周。庄子的意思是,这就叫“物化”,即万物的互变。庄子在《齐物论》中主要是讲对立的互变,在“不是”中看到“是”,在“不然”中看到“然”。圣人把自我寄寓在无穷的境域之中,他们在家廓的宇宙中寻找“我是谁”。李商隐的诗向”庄周晓梦迷蝴蝶"也是这个意思,他在寄托一种明明感觉到却又说不出、道不明的体验,这是一种精神的超越。禅的种子能在中华开花结果,就是由于植根于庄子的沃土。中国的儒生们对庄子梦蝶的理解,往往趋向于“人生如梦”。

  “槐驹”也是一场梦,唐代李公佐的《南柯太守传》说一个叫淳于棼的人饮酒于槐树下,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进入了槐安国,被招为驸马,享受了一场虛幻的富贵,比喻人生富贵得失无常。清代钱泳的《履园从话》讲一个叫钱璃的人爱虎丘,在山上为自已造墓,在墓周围种梅花,并自题墓柱曰“槐梦醒时成大觉,梅花香里证无生”。

  这位李威先生此时此地似乎也走进了如梦的境界,领悟庄子的蝶化,感觉槐梦的幻境,寻找失落的自我。-一梦醒来,面前是一窗幽静的风月,这才是他的现实。他说在洞林晚钟中省悟了,但究竟悟到了什么,只有窗前的明月知道。

  【第十三篇】

  洞林晚钟

  ——崔介石

  高林明月印禅房,日暮钟声度石梁。

  潭影闲云空去在,声闻香劫总微茫。

  黄昏叠响兼清漏,午夜因风接晓霜。

  樘褡噌姹最多警,劳人鞅掌笑奔忙。

  崔介石,乾隆年间荥阳县的一名乡儒。乾隆《荥阳县志》中还保留他一篇《子渊苏公传》,记述了一位叫苏宗颜,字子渊的人,平生乐行善施,见义必为,无私地资助乡里百姓,被称为“一乡善士”。

  作者在这首诗中,尽情描述了洞林寺钟声惊人醒世的意境。寥廓的暮色中,明月当空,把高树林影投影到禅房,悠扬的钟声借着暮色穿越一道道山梁;白云在清潭中投下来去自由、时隐时现的光影,作者在参禅时对声闻香劫的希望就像这云影一样,总觉得有些微茫。还是静静地听这幽邃深远的洞林晚钟吧,它是那么地振聋发聩,能让忙于世事的人们蓦然回首。黄昏时,一阵阵的钟声还兼有给人们报告时辰的作用,午夜时,钟声借着凤力,在凌晨的薄霜中传响。虽然有些清冷,但这时的钟声最能惊人醒世。身上背负着各种负担的人们,听到钟声,应该嘲笑自己空自奔忙了吧。

  鞅,就是牛身上的套子,掌,指骡马的脚掌。劳人鞅掌,是指像牛马一样奔忙的人们。

  声闻,意思是佛陀言教而觉悟者,声闻乘和缘觉乘是小乘佛教的二乘。“劫”是与“刹那”相对应的时间概念,“刹那”指极短的时间,“劫”指相当长的时间,长得不能用我们平常的时间概念来衡量。有人大致计算,小乘 四劫”可达3亿年以上。香劫,意味度劫的美好愿望。这里,作者把小乘的装在了大乘寺院的禅悟之中了。

  瞠(tang)形容鼓声、鞯(ta)形容钟声、噌(ceng)形容钟鼓声、姹(cho)表示奇耀。

  如今,洞林寺香火越来越旺,和开封的相国寺,登封的少林寺,洛阳的白马寺共称为中原四大名寺。

扫二维码用手机看